中國城市化及經濟社會生態構建-世界財富研究網|經濟思想|創新立國|經濟動態|政策論壇|金融財經|市場觀察|學術進步|環球思維|經世濟民|www.nfoykgny.buzz

中文首頁 | English  

網站首頁|經濟思想|創新立國|經濟動態|政策論壇|金融財經|市場觀察|學術進步|環球思維|經世濟民|聯系我們|

  

u     人類的生存及幸福對財富充滿需要

u       財富不僅包括商品類財富,還包括非商品類財富,不僅包括物質類財富,還包括精神文化類財富及其它類財富

u       財富經濟由創造、實現、使用、分配四個部分構成

u       財富的產生需要經過創造、實現兩個階段,創造是財富的源頭,實現是財富的河流

u       財富只能由人創造,其它任何東西都不能創造財富

u       人類的歷史就是創造的歷史,一個社會的崛起,歸根結底就是創造的崛起

u       財富創造是人類文明的開始,也是人類文明賴以發展的支點

u       人類的潛在需求是無限的

u       人類對財富的創造不會終止

u       創造須滿足人們的需要

u       創造正成為最關鍵的財富之力

u       優秀創造者應視為人民的英雄

u       財富經濟的運行深受與此有關的每種要素的影響

u       在不同的時代,決定財富的關鍵要素在不斷變化

u       財富的獲得需要勞動,沒有勞動便沒有財富

u       財富的總量決定于財富的創造、實現、使用的狀況以及三者的密切結合,并與分配的情況密切相關

u       財富應按功分配,并得有利于公正、文明和財富發展

u       不是獲取私利而恰好貢獻社會,而是貢獻社會才能獲取私利

u       社會財富的容量具有一定性與發展性

u       財富需求多少,只能供給多少,供給是所需求的才為有效

u       財富供給與財富需求是動態的一對相生相伴的關系,供給與需求應諧調發展

u       財富首先要為人們所需要才可能有價格

u       需缺度決定價格

u       財富的價值取決于創造,一個財富的價值是恒定的

u       需求變化不影響財富的價值

u       供給要滿足需求

u       人們一切活動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生存和幸福

u       從國際范圍的角度來解決問題

u       應將自然資源及環境納入財富的范疇

u       專利不應存在地域性

u       人人具有專利天賦權

u       財富永遠需要經營,不管是個人也好,企業也好,還是一個社會也好,都是如此

u       一個富有前途的企業所提供的財富應該總是能更好地滿足人們的需要

u       人們總是選擇最好的

u       在創造中獲取先期利潤

u       不是每種財富都需要生產,但每種財富都需要創造,每種商品類財富都需要銷售

u       經濟的良好增長需要有財富比較優勢

u       低勢能財富必為高勢能財富所替代

u       教育不是消費,而是一種生產

u       沒有研究創造就沒有生產,有創造才有一切

u       控制研究才能控制財富

u       鑄造時代財富之力遠比獲取財富重要

u       不是強盛成就創造,是創造成就強盛

u       中國的覺醒在于創造上的覺醒:一方面她需要對于創造的重視,并作出大量的投入;另一方面中國人也要恢復創造的意識,并勇于去創造

u       中國應該奉行創造立國和創造強國的思想

 

世界財富研究網 > 學術著作 

01財富引論

02財富之源

03財富的特性

04各要素在財富中的地位

05財富創造綜述

06財富創造的主體

07論物質科技財富的創造

08論其它類財富的創造

09財富實現綜述

10財富生產

11財富服務

12財富銷售

13財富傳播

14公共秩序財富的實現

15財富消費與需求

16財富的供給與需求的關系

17財富價值與需求的關系

18財富的貢獻

19財富分配存在的問題

20財富分配探索  

21財富理論體系

22與財富有關的一系列問題的探討

23促進經濟理論發展

24專利理論探索

25人類財富的未來

26財富經營概論

27企業財富的經營

28個人財富的經營

29社會財富的經營

30財富的增長研究

31一個國家的崛起就是創造的崛起

32發展中國家的財富發展及政策

33對培育財富之力的思考

34社會經濟政策考察與研究意見

 

 世界財富研究網 > 學術縱橫 >        

 

 

 

論中國城市化及未來經濟社會生態構建

作者:李宗發

 

 

    中國正經歷一場史無前例的城市化革命,也正開創一個前所未有的未來。研究城市化理論,以科學的理論引領中國城市化發展,是中國經濟學界三十年來不懈努力的課題。目前,在城市化過程中已出現一些迫切問題,為此特寫此文,與關注中國城市化的同仁探討。

一、城市發展史的經濟學考察

    財富(這里指經濟學意義的財富,即滿足人們需要的東西)首源于創造,人類的生存、發展離不開財富,人類的活動總是圍繞著財富而展開,人類的財富因為創造的發展而豐富多彩,人類的文明及許多重大事件都是因創造發明的發展而發展,因創造發明方向的改變而改變。城市的產生,即人類的城市化同樣如此,有一只手,即人類創造在推動著人類城市化發展。

    首先讓我們回到3萬年以前,那時人類處于原始社會時期,人類的創造發明還不多,只能制作出簡單的石器,因此只能以獰獵、采摘野果、捕漁為生。

    12000年到14000年前,中國發現創造了水稻及其種植方法,水稻財富進入了人類的視野并成為人類賴以生存的重要食物,人類從此可以以種植水稻為生。水稻的優點是大量種植后,收藏起來供冬天和春天食用,人類從此擺脫了其它動物天天必須到處覓食的時代。食物財富一多,人口開始大量繁衍。并且中原地區土地肥沃、平坦,雨量充沛,因此人們在平原上大量聚集定居開墾土地種植水稻。村落的形成并不意味著城市的形成。但是人類除了發明創造水稻、小麥種植外,還在進一步越來越多地創造其它財富,如創造陶瓷,創造繅絲,發現訓服狗、羊、豬、雞、牛、馬等的方法,也就是說在那時,大多數人種植水稻,部分人狩獵、游牧等,部分人開始制造陶瓷、絲綢等,人們之間每過一段時間需要在附近一個合適的地方進行聚會交易,這些地方即成為集貿市場,并且隨著這種交易越來越多,場所越來越固定,這個區域從事手工業者和商貿者就開始在這些地點定居,即形成了集市。另外,在古代隨著部落的形成,為防御其它部落的入侵,在部落活動區域內需要確定一個理想的地點構筑城堡,部落首領居住那里,也就在集市的基礎上修建城堡。2000年安徽含山凌家灘原始部落遺址發掘表明,中國早在5500年前,集貿易、防御、行政、玉器等作坊聚集于一體的城市出現了。

    隨著5000年前發明銅器,2500多年前發明鐵及使用鐵,接著不久發明鐵犁牛耕及中國對農業種植技術的無數發明創造,農業經濟得到極大的發展。中國特別是在公元2世紀至鄭和1435年去世結束第七次下西洋一千三百年時間里,科技遠遠領先整個世界。公元750年,中國的長安已成為世界科技、經濟、文化的中心,中國唐朝首都長安成為全球最大的城市,居民超過100萬人,比第二名開羅的50萬人還要多一倍。在宋朝時,世界上最發達的科學技術還成就了繁榮的國內外貿易,在1131年,中國約一半的歲入來自貿易收入,開封人口最高時達到150萬人。

    可見,人類的城市從無到有,都首源于人類的創造,即創造出農業類財富,人們得以更好獲得比狩獵更多、更好的財富及生存條件,可以在適宜廣泛種植水稻的平原和流域聚集居住,可以有額外的財富去換取他人供給的如陶器等財富,因此有了一定的交換出現,集市于是出現和發展。人類的農村科技不斷發明,如牛耕、鐵器等創造出現,提高生產率,人們的可交換財富種類和數量更多,在城市里從事商貿和手工產品生產供給的人越來越多,因此城市也就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當然在君主統治時期,君主居住在京城,然后主要根據域內農業財富生產分布情況及由此決定的人口分布情況,將全國分為相應的郡、縣,在各郡、縣設置行政機構駐守和管理各地,行政機構所在地往往設在交通便利、農業經濟發達的區域中心城鎮,因此與區域經濟經濟交換需要的地點一致,封建自然經濟社會時代城市也就具有行政、集貿、防御等功能。但是應該指出就整個社會而言,社會的經濟重點和希望還是在廣闊的田野里,城市還只是具有集貿功能和一定的手工產品生產聚集功能,雖然在宋代商品經濟已比較發達,但城市里從事商貿和從事手工業商品供給者在整個社會中還只是少數,手工業商品、商貿收入占整個國家經濟的比例還不高,從事這方面的人口比例也比較低,因此還不算城市化。

    自牛頓力學后,西方拋起了科研創造革命,蒸汽機、焦炭煉鐵法、肥料技術等大量創造發明出現。蒸汽機等的出現提高了生產率,使織布速度大大提高,使耕種速度更快,使大規模、廣闊區域之間運輸交換成為可能;化肥的發明使糧食更加高產,較少的人就可以種植供給全社會糧食財富解決饑餓、種植綿花解決穿衣保暖,況且歐洲發達國家可以出口紡織的布等工業品到其它落后國家和地區獲取白銀,以少量的白銀換取大量糧食和其它農產品。而諸如化工、電力、機械等類財富的創造發明,使社會的財富種類更多,大量從農業中剩余的勞動力即可從事這些財富的生產供給。

    對于人類的經濟生產來說,聚集在一起,資源配置效率更高,交流、交換更方便,成本更低。從事農業生產是需要廣闊的土地,因此不可能實現高程度的聚集,哪里有肥沃的土地、充足的水源,農業生產就發生在哪里,從事農業的人們就只能分散居住在那廣闊的土地上,最多以村、鎮為單位進行聚集。而電燈、電報、電視、電話、計算機甚至是化工產品的工業生產,每個財富供給單位所需的土地少則幾十平方米,多則幾十畝、幾百畝就夠了,并且工廠與城市越近,成本越低,商機越多,用工更方便,這時候,城市也就成了工業生產、商貿的最好平臺。大量從事工業生產和商貿的經濟體于是聚集在城市里或城市周邊進一步拓展城市的邊界與規模。而大量從農村出來的勞動者要參與生產供給這些工業類財富、服務類財富等,就必須進入這些工業類、商貿類經濟單位里,就必須進入“城市里”,即城市化。

隨著人類二百年來科研創造的大規模出現,財富種類的急劇增多和生產效率的提高,大量人口進入城市從事不計其數的新型的非農業類財富的生產供給。據報道,發達國家的城市化水平已達到80%以上,即全國總人口的大多數居住在城市里,從事工業、服務、文化等財富供給;只有不足20%留在廣闊的農村土地上從事農、牧、漁財富供給。美國1990年的情況是,約3%的人口在廣闊的農村土地上從事占GDP3%的農業類財富生產供給。

 

二、二十世紀末及二十一世紀初中國城市化的問題研究

    中國自鄭和第七次下西洋去世后,一方面是明朝、清朝統治者思維的落后,政治沒落,閉關鎖國,沉醉于天朝大國,另一方面是西方推動科學革命,很快在科技上中國落后于西方。由于中國幾千年來在農業技術上非常先進,以及乾隆、康熙等歷代統治者都對農業重視,即使1840年發生鴉片戰爭前夕,中國的GDP仍然占世界的28%以上,就經濟占世界比例而言比2008年美國23%的比例還高。當然由于近代中國科研創造的財富不多,沉睡于落后的農業經濟,政治體制沒落,即使是洋務運動,中國總的來說都未大規模向國外及時學習引進各類先進技術大辦工廠,大量從事工業類財富的生產供給,總的還是農業占主導地位的農業國家。由于變法失敗、民主主義屢受挫折,中國長期陷入軍閥爭利的內戰之中,中國在二十世紀前三十年雖然有不少有識之士以實業報國為已任,大辦民族企業,但終因規模不大,并未實現中國科技現代化、經濟工業化,中國仍然停留在大農業、小工廠的時代,并未實現城市化。日本軍國主義入侵中國,使中國在沿海初步建立起來的民族企業受到摧毀,部分企業內遷四川,中國開始了抗日救亡的八年民族戰爭?谷諔馉巹倮,中國作為世界四大強國,迎來了一次推動中國全面現代化和城市化的契機,但因四年內戰,直至1949年后滿目蒼夷的中國才開始蹣跚起步進入現代化建設。應該說第一個五年計劃,中國朝氣蓬勃,經濟增長迅速,也非常重視科技發展,然而由于不幸的政治原因,中國又一次走上了曲折之路。雖然依靠農業支持辦起一些國有企業,但是計劃經濟生產率極低,有限的工業分散在邊遠的“三線”,中國仍未實現工業化、城市化。

    1978年,鄧小平毅然將中國帶向了發展經濟之道,審時度勢,推行改革開放。所謂改革,實際上就是改變過去錯誤政策對生產力的束縛,解放生產力,使生產力可以充分發揮,人們可以自由地生產供給財富和獲得財富。所謂開放,實際上就是放眼世界,學習外國技術和引進外資,大辦企業生產供給現代不計其數的各類財富。中國沿海利用國家改革開放初期在特區特準財富自由生產供給政策優勢,吸引了大量外資和技術,也吸引了內地不少的資金和人才,創辦了大量工廠,這些工廠吸引了大量內地農民前來打工,形成了中國特有的廣東打工潮即“孔雀東南飛”,從而實現了中國的第一波城市化浪潮,如深圳1978年時還是一個小漁村,在國家政策特許下,大量工廠辦起來和大量農民涌來,短短二十九年時間已擁有1400萬人口,其中200萬為本地戶籍人口,1200萬為從全國各地前來工作居住的人口。著名經濟學家林凌研究員在其《林凌文選:改革三十年親歷》一書中指出,人類社會的城市化運動,本質上是一個農民造城運動,在中國工業化進程加速的同時,一個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波瀾壯闊的農民造城運動在中國大地上形成高潮,這一場延續20多年的農民大流動,帶有很強的自發性、革命性和建設性。深圳就是一個生動的寫照。   


    回顧歷史,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一根根神奇的魔棒啟動了中國財富供給與消費的機器,中國終于開始進行大規模的工業化革命和城市化浪潮。首先是1978年冬安微鳳陽、1980四川向陽的農民挑戰之前二十年里落后的經濟體制,實行聯產承包責任制,以鄧公、萬里等為首的有識領導人迅速肯定了經濟體制的這一革命,國家承認和推行聯產承包責任制,農民種植莊稼的熱情被調動起來,農業生產率得到恢復,中國開始解決之前二十年錯誤政策下導致的饑餓狀態。再加之袁隆平等科學家對高產的雜交水稻的發明,使得中國每畝或者說每個農業勞動力每年生產的糧食大幅度提高,不僅農民可以拿出剩余的糧食與工業、服務、文化等行業進行更多的財富交換外,而且農村可以騰出更多的勞動力涌向沿海,進入工業、服務領域,從事非農業財富的生產供給。接著是,如上所述國家實行特區和改革開放,大量引進外國技術和資本來中國辦加工廠,這些發達國家的投資者不可能從外國帶大量高工資的工人來中國,因此大量招聘中國農民經簡單培訓后進行生產勞動。因此中國大量農民進入工業領域從事工業生產成為工人,盡管落后、疆化的戶籍制度拒絕承認他們為工人,一直稱他們為“農民工”,但是他們終年從事工業生產的事實已無需落后的戶籍制度承認,落后戶籍制度無論如何限制也阻擋不了人們從農村不遠萬里跑到沿海生產供給更多財富及追求幸福的意志。應該指出,“農民工”是一個歧視性的稱謂,也是一個矛盾的用詞,既然是農民身份,當然就是常年從事農業生產;既然是常年從事工業生產,當然就是工人身份。最后是國家解放生產力,先是循序漸進地實行改革,承認商品經濟,再后是全面實行市場經濟,中國公民基本上都可以自由進行財富生產和交換,都可以創辦企業組織大量富余農村勞動力進行工業類、商業類或其它類財富的生產供給?傊,起初是農業糧食生產供給的恢復和增多,以及沿海工廠大量工人(大多數為非國家編制)生產供給各種現代財富,如電子表、襪子、衣服等,除了外向型工廠從向國外生產供給財富后獲得貨幣外,中國內部工人與工人間,工人與農民之間,都開始向對方有能力供給財富并且因交換的成功而獲得貨幣即購買其它財富的能力。隨著改革開放,落后的中國虛心向已非常發達的西方國家學習無數的先進技術,在國內大辦工廠進行各類財富的生產供給,中國實現了初步的工業化和城市化。


    然而在中國工業化和城市化浪潮中,卻出現一些問題,阻礙著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

    第一是錯誤的土地政策問題

    長期以來,政策制定部門思維落后,不根據經濟發展的需要及時向工業供給土地,不根據大量新工人化群體或者說新城市化群體的需要,供給充足的土地修建房屋。在中國大量企業無法獲得國有土地建廠辦企業,而只好違反國家法律租用農村耕地建廠房,不得不面臨著非法用地、違章建筑的困境。毫不客氣地說,落后的土地政策和法律導致一個地方要發展經濟就必須違法,許多經濟發達的地方,實際上就是當地政府“勇敢無畏”地置土地政策于不顧,“違法”變耕地為廠房,變村莊為工業園區。而在城市房屋供給上,政策制定部門更是南轅北轍,緊緊抓住土地不放,抑制商品房供給,人為造成2002年以來中國城市房屋成為稀缺品,使房價一路狂漲。一直狂漲的房價,使中國的房屋成了比黃金還保值和增值的東西,于是許多人將資金投入房產行業炒房,進一步制造中國房屋的稀缺,房屋價格泡沫越吹越大,而政策制定部門不是讓市場自由地供給房屋使供需平衡,實現價格、價值的正;,而是南轅北轍,一方面聲稱要防泡沫,一方面控制土地供應,抬高土地拍賣價格,隱形壟斷,抑制眾多小房產商生產供給商品房,進一步制造供不應求狀況,推動房價上漲,這是世界經濟史上的一大奇觀。

    第二是落后的、損害人民利益的戶籍制度

    一切公民的權利都平等,任何公民都可以在域內遷徙、居住,任何公民都有從事勞動的權利。然而1958年出臺《戶口登記條例》等一系列政策,對人口自由流動實行嚴格限制和政府管制,第一次明確將城鄉居民區分為農業戶口非農業戶口兩種不同戶籍,公民由農村遷往城市,必須持有城市勞動部門的錄用證明,學校的錄取證明,或者城市戶口登記機關的準予遷入的證明,向常住地戶口登記機關申請辦理遷出手續。在事實上違反了1954年憲法第九十條關于國家公民有居住和遷徙的自由的規定。計劃經濟下形成的戶籍制度今天仍然將人民分為農民、工人,限制人口遷移。按此戶籍制度確定的公民身份,中國各方面政策給予不同的待遇,除限制人口遷移外,房管和糧食配給政策都限制著人口流動,非城市戶口的人沒有糧票。起初的社會保險,農村戶籍的打工仔、打工妹們是不能有的,幾億打工仔、打工妹們的子女在很長時期里不能在所工作貢獻的城市上學,就是到了2010年的今天,搞了十年二十年工業生產的“農民工”們依然是不能享受購買經濟適用房待遇。筆者認為,任何良法、制度,要適應人民的需要,而不是讓人民的需要適應法律、制度。戶籍制度長期以來人民怨言很多,也有不少人士呼吁廢除,然而至今為止公安等主管部門以管理需要為借口依然遲遲不行動,造成早已成為工人的人民的子女在城里就學困難,造成早已成為城市居民的數億工人成為城市邊緣人,造成無數兒童、老人留守農村的不幸。

    第三是對新城市化群體問題的漠視

    關于這一問題,我在20078月寫了一篇《關心中國的新城市化群體》的文章,比較系統的闡述了這一問題,也從更深層上闡述了城市化問題,F將其摘抄如下供參閱:

    新城市化群體,是指新進入城市,以城市為長久勞動、生活地方的公民群體。新城市化群體,即包括所謂的農民工,也包括進城做生意者和從事自由職業者等,即包括由于升學、大學畢業進城取得城市戶口者,也包括因年青勞動者進城務工而隨著進入城市居住生活的未取得城市戶口的兒童、老人,總之新進入城市,以城市為長久勞動、生活地方的公民群體都是新城市化群體。農民工的概念已很落后,且不合時宜。我們認為用新城市化群體的概念可能更好,這一概念有助于我們關注和解決隨著中國經濟發展農村城市急劇變遷而出現的這一新的系統問題。

    (一)新城市化,是中國6億農村人口特別是數億青年人主動的而且又是不能不作出的選擇

    有多少比例的GDP,那么就幾乎只需要多少比例的勞動力。這是市場調節原則下社會經濟總的發展趨勢。例如,美國農業占GDP的比例是3%,而美國農業勞動者占美國總勞動者的比例也是3%,因而美國農民和美國工人的收入水平基本相當。美國如此,日本如此,發達國家都基本如此,整個世界各國經濟發展的總體趨勢也是如此。在市場機制日趨健全、國民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這種發展趨勢更為迅速。

    雖然落后的戶藉制度處處阻礙著人民,例如同命不同價,所謂農民工提法,進城務工子女交教育建校費,進城務工子女難以進入甲、乙級學校,許多工作要求本市城區戶口,城市福利難及于新城市化群體等等,但是為了國家現代化建設、為了現代幸福生活,人們依然毅然甩開戶藉不顧,數億農村戶口人員大遷移進入城市,以城市為長久生存的地方。雖然,農村戶口、家中老父老母們幫耕種的一畝二分田、每年春節回家去看一下,甚至掙了錢回家翻修了一下房屋,但是這數億人口從本質上主要是以城市為生產、生活的地方。

    這就是經濟規律。除非逆經濟規律,除非選擇貧窮,那么絕大部分都會選擇進入城市從事非農業勞動或做生意等,絕大部分也不能不作出這一選擇。當然,并非全部農村人口都要進入城市,但是剩下的農村勞動力占全國總勞動力的比例將會基本趨向于與農業收入占GDP的比例相一致。

    1978年時中國農業收入占GDP27.9%,農業人口占GDP82.08%。隨著現代對各類非農業類新財富的創造和現代化進程,現在非農業財富在國民財富中的比例大幅度上升,而農業財富在國民財富中的比例則大幅度下降。2005年農業財富占GDP12.6%,農村戶口近8億,雖然占GDP57.01%,但是實際上農村很大一部分人已進入城市,即所謂的農民工,成為了永久性的新城市化群體,由于還有大量比例的人口在農村供給12.6%且比例在不斷下降的農業財富,因此農村顯然比城市窮。2005年國家統計局的統計結果顯示,城鎮人均收入是10493元,而農村人均收入則為3255元。人總是選擇好的,市場、大自然總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在促進系統達到平衡?梢灶A見,將來中國必然有80%以上的人口成為城市居民,農業人口將會降低至320%之間。

    因此,新城市化,是中國6億農村人口,特別是數億青年人主動的而且又是不能不作出的選擇。

    (二)新城市化,在中國不可逆轉,即使經濟蕭條,從主流上來看,進城“農民工”等新城市化群體都基本不會回到農村

    這是筆者第二個觀點。

    現在中國經濟蒸蒸日上,從總體上來看,進入城市比農村機會多,進入城市勞動比在農村勞動的收入高,進入城市比在農村更有發展前途,因此已進入城市的新城市化群體們基本不會再回農村,而且還會有更多的農村人口進入城市,也成為新城市化群體。

    如果經濟出現蕭條,或者說發展減速,新城市化群體是否會回到農村去呢?從主流上來看,新城市化群體基本不會再回去。雖然,有部分人遇到不如意和沒有工作機會時會暫時回農村種一畝二分地,但改變不了主流仍然永久性不會返回農村的事實,F代社會已經不可逆轉地改變了自然經濟時代農業財富占GDP的比例,即使經濟不景氣,農業財富占國民財富的比例依然不會提高到30%,甚至60%,因此回農村只會更加貧窮。即使出現經濟不景氣,也只是暫時的,不可能長時間持續下去,從長期來看,絕大部分人都還得以城市為勞動和生活的地方。

    當然從建設全新的和諧社會來考慮,筆者也主張在廣闊的農村地域加大新型財富的創造供給,讓更多的人能夠在農村就可以為社會供給豐富的高利潤財富,而不是象歐美發達國家那樣財富供給基本集中在城市,這樣或許未來新農村供給的財富和所需要的勞動會比發達國家多得多,這樣或許將更有利于人類生產、生活與自然環境的和諧統一。但畢竟這是一個可以努力的目標,我們還是需要考慮中國農村戶口的大部分是會遷移到城市成為新城市化群體的現實。

    (三)以城市為家,這是新城市化群體永遠的選擇

    我們把握了現代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總趨勢后,就知道,中國絕大多數農村戶口的人都將成為城市人口。以城市為家,這是新城市化群體永遠的選擇。

    我們需要反對那種“農民工”、“外來人口”、“暫住人口”的歧視性提法與觀念。每個公民都有在域內任何城市居住的權力。從現實的角度,無論是建筑工人、服務人員,還是企業高級文員、管理者,無論是商人,還是撿垃圾的勞動者,不能以其戶口來區別地位、福利和待遇,他們都是公民,都是納稅人,以城市為長久勞動和生活的地方,都是實質上的城市居民。只是為了更好地研究房價問題時才將其分為原城市居民和新城市化群體或新城市化居民,原城市居民早已居住在城市并根據國家過去的政策在城市已獲得住房,而新城市化群體是指新進入城市,以城市為長久勞動、生活的地方的公民群體,新城市化群體少部分買了房,而絕大部分無力買房。原城市居民需要政策關照,新城市化群體更需要國家政策的關照,不僅在住房上,而且在保險、養老等等所有公民權力和福利方面。

    雖然,農業戶口,一畝二分承包地,還可能留守在家中的父母甚至還有子女,以及在城市無一寸屬于自己的住房,使得大多數新城市化群體在心理上將自己當作“農民工”、“外鄉人”等非城市戶口,但是以城市為家,這是中國絕大多數人口也是新城市化群體永遠的選擇。

    (四)家在何處?飛漲的房價與新城市化群體勢不兩立

    既然新城市化群體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看,已經從此以城市為勞動、生活的地方,那么就應該以城市為家。雖然新城市化群體大部分在農村名義上還有一塊自己的承包土地,還有幾間自己的祖房,但新城市化群體主流上不可能再回去種承包地,也不可能每天都跑回數十公里,數百公里,甚至數千公里的農村房屋里居住,因此,承包地越來越變成了歷史遺留物,而在農村的房屋只是自己的一處財產而矣,從實質以及長遠來看,并不是家。關于家,應該根據現代社會進行重新定義,那就是人們居住的地方。顯然,新城市化群體有兩個家,一個是心理上的帶有故土意味的農村的家,另一個是現實的實質性的家。顯然,政府不應該摧毀人民心理上的那個家,所以應該在物權法上尊重人們在農村所有的房屋財產;同時政府應該為新城市化群體在城市獲得一個現實的家,讓人民能有家可歸,有家可住。最起碼要讓人民能夠租得起房子可作為家,最根本上、最長遠的還得使人民能夠擁有一個完全屬于自己的城市房屋為家。

    應該說,成都在中國是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城市。我們以成都為例,新城市化群體的大多數從事著建筑、家政、服務員等最低層的工作,2006年時實際月薪約600元至1200元不等,而并非統計上的1593元平均工資,即使高學歷的中學教師、公司普通職員也很難達到這一工資水平,也許1593元這一統計主要是指國營企業和效益好的大企業;當然也有少部份新城市化群體達到1593元平均工資的水平。但無論是大部分未達到平均工資標準的還是達到了平均工資標準的,甚至略高于平均工資的,這些收入還得生活,還得養家糊口,還得供養父母、養育子女,還得有病有痛付錢醫治,即使擠出收入的三分之一,誰都不可能買得起價值數十萬元的房子。

    當然,新城市化群體中也有不少有能力買得起房子的。筆者對此進行了歸納,主要有如下三種情況:1、少部分收入很高,的確有能力買房,這部分人的月收入應該在5000元以上才買得起。2、一部分靠啃老買房,這部分人不值一提。3、大部分除了長期積蓄的少得可憐的錢外,主要靠借錢、貸款買房,這部分月收入多在1000元至2000元之間,因而從此背上沉重的住房債務,長時間內壓力極大,每月還購房款后,所剩無幾,生活拮據,影響幸福生活及事業發展。

    總之,面對數十萬元的房價,大部分新城市化群體都極難買得起。家在何處?這是社會不能不為每個公民考慮的問題。

    (五)欠考慮的土地政策,控制供給的房產,高利潤的房產業,投機盛行的中國房產,推動房價飛漲,更加遠離新城市化群體。

    《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規中這樣規定:切實保護耕地,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實保護耕地是我國的基本國策;嚴格限制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控制建設用地總量,對耕地實行特殊保護。這一規定看起來很不錯,任何人都會贊同。但是這一規定如果被僵化執行或曲解執行,那么就大有問題了。

    懂經濟學的都清楚地知道,某一必須品供給少時,價格就會上漲。魯迅好象也說過物以稀為貴的道理吧。當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無數企業建立需要廠房、辦公室,數億農村人口進入城市需要居住,城市急速擴大,對城市用地提出極大需求時,我們將土地緊緊控制,顯然就會供遠小于求,于是土地價格就必然帶動房產價格飛漲。筆者認為,政策要符合經濟規律,要符合城市化的發展趨勢和現實,政策要滿足人民的迫切需求,而不是反映某種看似不錯的觀念。城市住房用地增加,農村住房用地可以下降,同時我們可以提高土地種植的效率,以及加大對荒地、戈壁、沙漠的改造來彌補城市居住用地對耕地的占用,這更為務實。

    我們不僅在城市用地上進行過于僵化的人為控制,而且我們在建房上進行政策性的或者隱形的控制,使得真正合法性供給的商品住房極少,且隱形成本極高。這就進一步促進了房價的上漲。加之一些不法官員的權利出租,就有了城市周邊無數膽大者、“有門路者”的“集資建房”。但是依然滿足不了巨大的市場需求缺口,因而房價依然不斷上漲。

    在全國各地大部分城市,經濟適用房供給及價格遠未滿足人民的需要。我們知道,泡沫是出現在沒有需求的地方,筆者不同意經濟界及學界部分人士隨意以房產泡沫為理由抑制房屋供給,抑制供給只會使房價進一步提高,使大多數新城市化群體更加買不起房屋,受益的是有房的開發商、炒房者。為一業之利而損百業之利非經濟之大道。該考慮抑制供給的是寫字樓、高檔小區和別墅的供給,對于經濟適用房應該根據人民的需要量進行基本充足的供給,且在成本價格上應該盡可能讓大部分人承受得起,在購房信貸政策上要向新城市化群體傾斜。

    當某一行業不容易進入時,當人民迫切需要的某一財富被行政控制供給時,“壟斷”商人們的利潤是非常嚇人的。因而就有了網上盛傳的深圳一有良心的開發商對房產利潤之高“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股票在不斷上漲,而當社會又有大量儲蓄時,于是就會有更多的投資注入,于是股票就又會不斷上漲。股票要漲且漲吧,那是富人們財富大洗牌的游戲,與老百姓的生存沒多大關系。然而,房價卻與老百姓的生存密切相關,要命的是,中國的房價卻也變成了股票一樣,因為在新城市化群體對房屋需求在不斷擴大的情況下政策上反而人為的控制供給,因此房價上漲。于是有錢的富人看準了房價穩定地、大幅度上漲的必然趨勢,除了買一套自己住外,還將錢投機于房產來買更多的房子屯積起來等大幅度漲價升值了再賣或出租,好再撈一把。這時需求更加擴大,供給更加縮小。房價也就在不斷地上漲。于是有錢的更加瘋狂買房投機賺錢,沒錢的更加買不起房。

    總之,欠考慮的土地政策,控制供給的房產,高利潤的房產業,投機盛行的中國房產,推動著中國房價的飛漲,更加遠離新城市化群體。

    新城市化群體的家在何處?我們的路在何方?這首先需要我們更加清楚地認識新城市化趨勢,需要我們關心達數億人口的新城市化群體公民的生存大計問題。當我們關心某一問題時,相信沒有不能解決的事情。

三、中國城市化建設及未來經濟社會生態構建

    城市,不僅是現代人類經濟活動的中心場所,也是現代人類居住的中心場所。因此,中國城市化建設就是中國經濟建設和中國社會建設。

    就人類近幾百年的發展情況來看,一個國家經濟要發展,人民要幸福,必須實行工業化,而工業化需要在一定區域進行產業聚集、企業聚集,即大城市化發展。當然,考慮到現代信息化社會的發展,不需在城市里也可便捷地在第一時間了解到最新的科技信息、商業信息,不需要在城市里,通過網絡店鋪和物流配送也可銷售商品;隨著人類創造的財富種類形態的增多,人們之間相互供給的不僅僅是工業類財富,還包括服務類財富、文化類財富以及其它財富。但人類創造、生產、宣傳、交換的這些財富絕大多數還是需要在城市里進行。

    城市還是人類最好的居住地。農村,有清新的空氣,清澈的泉水,但修建公路、配置良好醫療設施、教育設施、娛樂設施等的成本極高。而城市里人們聚集在一起,有限的財力卻可以建設出完善的醫療、交通、電力、供水等公共設施,應有盡有的滿足各方面需要的財富供應,還有更多的機會使每個勞動者可以參與各種財富的生產供給。這是廣闊分散的農村很難具有的。

    在物理實驗中,兩個容器裝有不同的氣體,將其通過細管聯接,過一段時間后,分子的平衡運動,使得兩個容器里各種氣體的濃度趨于一致。人類對財富的供給與謀求上同樣遵守平衡理論,人們總會追求財富、幸福而向財富收入多的地方遷移,直至人均財富量大致均衡。即使在中國實行戶籍限制制度,然而數億農民毅然沖破戶籍的限制與歧視涌往財富生產更密集的城市,終有一天,在中國城市與農村將使人均GDP趨于一致。當然應該指出,是趨于一致,不是絕對一致。

    根據200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全年國內生產總值300670億元,第一產業增加值34000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11.3%;第二產業增加值146183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48.6%;第三產業增加值120487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40.1%。而2008末全國總人口為132802萬人,城鎮60667萬人,占全國人口的45.7%,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781元,人均GDP計算為43956元;鄉村72135萬人,占全國人口的54.3%,人均純收入4761元,人均GDP計算為4713元,在2005年的基礎上財富供給進一步城市化。雖然數據有一些差異,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農村占GDP的比例在10%左右,城鎮占GDP90%左右,或者說全中國約有90%的財富是在城市里生產供給的,根據平衡原理,應該有90%左右的中國人在城市里進行生產、居住。當然,筆者就目前對城市與農村的觀察對比,農村雖然人均GDP遠無城市高,但生存成本低,壓力小,幸福指數比較高,因此筆者認為即使中國的城市GDP達到全國的97%,中國農村人口比例將在320%之間,就目前預測來看在1020%的概率相對較大。

    下面我們就中國城市化建設及未來經濟社會生態構建探討如下:

    (一) 將城市作為國民經濟活動的中心場所和國民居住的主要場所,在土地上必須適時足量供給,使企業有地可建生產、營業場所,使新城市化群體買得起住房,使住房所在環境“山青水秀”,并能方便地工作和快樂地生活。

    也就是說,必須保證足量的土地供應,使經濟建設和人民居住有相應的空間平臺,而不是受到限制,制造美妙的稀缺和暴利。還必須考慮城市不僅是賺錢的地方,還是絕大多數國民居住生活的地方,在規劃上即要有經濟發展的規劃,還要有民生、民樂居住的規劃,并且要務求實現經濟發展與人民生存幸福水平的和諧提高。成都提出的田園城市建設就是一個不錯的構想,當然在實施中倘有許多問題要解決,并且不要將田園建設的代價及田園布局擠占城市的有限空間形成的地產及房產進一步稀缺引起的房產價格暴漲代價轉稼給無房的新城市化群體,應該從稅收中來承擔這一筆費用和代價。

    筆者到農村考察發現,中國經濟、社會從某種角度來說,仍然圍繞農村戶籍、農民身份轉,而不是更好地走向現代化。數億新城市化群體被戶籍制度規定為農村戶口,數億國人目前在心理上認為自己不屬于新時代的城市化人群,到城市里不是生活,不是工作,而是屬于外出打工,打工只是為了改善農村家庭收入低的狀況。由于經濟適用房歧視新城市化群體,由于制造的高昂房價使85%的人買不起房,因此數億新城市化群體中仍然保留有農民戶籍的人在城市掙到幾萬元錢后,許多到農村修建房屋,所修建的房屋占去許多耕地,但自己常年都未居住。隨著在城市里打工掙到錢的人越來越多,隨著城市房屋越來越與中國85%的人民無關,在農村占地修房越來越多。就國家耕地占用比較,在農村新修建一套房屋包括院落平均占耕地150平方米以上,而在城市一套電梯商品房占用的土地面積平均不到20平方米。就房屋對人們的作用而言,現代社會數億新城市化群體必然永久性在城市里從事財富生產活動,因此在農村修建的房屋用處很小,而如果在城市里獲得房屋,人民則能天天享用,并且在城市里安居才能樂業。寫此文時,看到一些報刊報道四川等地普工工資已與廣東差不多,許多四川勞動者新年后不再想去廣東,廣東許多工廠由于工人缺乏,不敢接過多的訂單。廣東盡管依靠特區的先行優勢獲得了一時的繁榮,但他存在兩大失誤,一是創新不力,二是漠視新城市化群體的安居樂業問題。一個地方只知道如何榨取“外來人員”的汗水和青春繁榮自己,而不明白安居才能永遠樂業的道理,將會在其遇到困難時被“外來人員”所拋棄?繌娭铺Ц弑镜仄髽I基本工資以招引外來勞動者的做法會到盡頭。希望中國各地立志于本地長遠發展的政府深思。

    就國家糧食自給保障而言,隨著高產水稻、高產小麥等不斷研究創造,畝產糧食也在大幅度提高。原來需要18億畝耕地栽種糧食作物才能保障13億人口的用糧需求,現在則未必需要,可以騰出大量耕地用于種植非糧食類作物和城市化需要。我們要強調指出的是,在新的財富產生時代,中國的希望在實驗室里,不在田野里。

    筆者如上論述并不是說筆者反對耕地保護,而是指出目前政策的非科學性;并不是說現代科技下漠視農業,而是尊重現代更多的財富為非農業類財富的現實。

    任何時代,任何政府都應該在規劃上保障人民能夠安居樂業。過去是農業時代,使人民能在農村可以修建住房,以在農村土地上能夠安居樂業,現代則是工業時代、信息時代,無論是如何叫法,都是城市化時代,應該使人民能在城市有買得起的房屋居住,在城市里能夠安居樂業,同時應該在城市及其周圍有充足的土地為財富生產供給活動提供空間。

    (二)、在中國應該打破行政分割耗費,科學規劃幾個經濟大區或說超級城市片區,每個經濟大區的產業布局應該民生化、環;、生態化、科學化、市場化。

    筆者主張在中國應該規劃發展6-10個經濟大區或稱超級城市片區,即長三角經濟大區;珠三角經濟大區;環渤海灣經濟大區;西安、鄭州黃河中游經濟大區;以武漢為中心的長江中游經濟大區;以重慶、成都為中心的長江上游經濟大區。這些區域經濟中心或可稱為超大城市,但其以一個或兩個城市為中心,若干個很近的衛星城市各自分工,連成一片,密切的經濟產業群和居住環境良好搭配。很大部分的人口進入這些區域城市里居住生活、勞動,從事非農業類財富的生產供給。同時,在全國原有的省級市場或部分有優勢的地級市場的基礎上,可由市場、行政等需要形成相應的一些小的經濟區即中等城市。

    有的人士主張以過去中國農業經濟時代形成的三十多個。ㄖ陛犑、自治區)、282個地級市、2016個縣及上萬個鄉鎮為點,遍地開花,實施城鎮化。筆者認為這種做法其建設成本及以后幾十年、幾百年里的運營成本是極高昂的。中國現在實際上就是在走全國遍地開花的城鎮化發展道路,不僅每個縣城、鄉鎮在花費大量的財力、資源擴建道路、修建設施,而且每個縣城、鄉鎮為了自己的政績也在不計成本地與國內其它城鎮爭奪投資搞工業化。將來,人們在財富交換上遙遠的各城市之間僅大量財富運輸所耗費的石油都將是驚人的,在未來的國民經濟運行和國民生活上必將極不經濟,與資源的最優配置要求不相符。

    我的觀點是在全國形成幾個經濟大區后,吸引很大部分的人居住在這里從事財富的生產供給和居住生活。在廣闊的農村,只需20%左右的人口居住生活、生產,從事農、牧、漁、旅游等類財富的生產供給。關于目前中國的數千個縣城和上萬個鄉鎮,其發展于農業時代,筆者不贊成以此基礎進行工業化和城市化,更不贊成各縣城管理農業的官吏們為爭政績,各自為政,盲目大辦企業實現本縣、本鎮的工業化。在中國廣闊的農村土地上實行工業生產遍地開發,只會造成極大的浪費和污染,除非部分縣、市有相當的資源,適合就地利用生產。隨著農村人口減少及農村收入所占GDP的比例降低,這些縣城和地級城市許多將來可能將進行合并調整,其主要職能或許將主要對本區域的農業財富的創造、生產、交換提供各類服務。設置幾個經濟大區,并不是說全部要強制集中,其它二十幾個省級城市消失。規劃設置經濟大區是因應現代經濟需要,綜合各方面因素對國內經濟分布進行科學布置,在些經濟大區里放開土地供應,并且進行科學地規劃建設,讓投資者能低成本無障礙地在這些經濟大區里獲得土地建企業,讓來到這些規劃的經濟大區里的人們都能較容易地獲得良好的住房、完善的生活環境和尋找工作的機會。

    關于南海資源、東海資源、黃海資源,其勘探、開采、輸送供給所需勞動力不多,其加工可以依附于陸上附近的經濟大區,或單獨形成城市;關于云貴高原資源、橫斷山區資源、青藏高原資源、新疆資源、內蒙草原資源等,在規模、可持續資源所在地可形成相應的城市,如二十世紀中葉在橫斷山發現大量鐵、鈦、釩礦后,在原渡口建立起攀枝花鋼鐵廠,于是從全國各地涌入數十萬人來到這里開采和治煉鋼鐵,從事鋼鐵的生產供給,在金沙江邊的渡口上形成一座擁有60萬人口的鋼鐵工業城。

    所謂科學化,就是不能重復建設,不能搞大而全,要科學,要使各地在全國甚至全世界這樣一個宏觀層面上資源優勢得到最佳的配置與發揮。例如過去企業領域各企業自己辦醫院、辦學校大而全的做法最終就被淘汰,但所造成的損耗是無法估量的,再如都江堰搞水利、旅游、環保、休閑、養生就獨具優勢,再搞什么拉法基水泥生產就是當地官員急功近利的表現。在打破戶籍制度,以及農村生產力革命后,中國農村實際上人口將會比較少,大多數人都進行非農業的生產,聚集在相應地區,原來的集鎮、縣城是否一定要作為城市化建設的重點,筆者的觀點與許多人的觀點有差異。中國的經濟和人口聚集在幾個經濟大區后,原來的三十多個。ㄖ陛犑、自治區)的行政劃分會有所變化,原來強調貴州、甘肅工業化及城市化水平與上海、廣東看齊的做法將不切時宜。筆者認為,超級城市片區或經濟大區應該依水源、空氣、交通、能源、其它資源、已有人口基礎等來科學選點、科學規劃,過去農業經濟時代強制建立的行政縣城、鄉鎮應該會有所變化,不能更好地成為現代經濟、居住最佳場所的城鎮將會縮小甚至消失,而適合現代經濟運行、人們良好居住的地方可建立起城市并進一步擴大。

    所謂生態化,應該注意將來的城市生態問題,特別是氣侯、資源、人口、科技、經濟等變化下的生態問題。城市生態化,要求城市化能比非城市化能更好地適應、應對氣候的變化,如氣候變暖,溫度上升,城市區域能夠形成更好的降溫措施。同等地理條件下,大城市比小城市溫度相對會高1-3度,但可以集中雄厚的財力和科技手段更好地采取措施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減少區域內太陽照射以降低溫度等。城市生態化,要求有豐富的、可持續的、低成本的資源供該城市大區生產、生活之用,人類離開了資源,就難生產供給豐富的財富,不能供給豐富的財富,生存就會面臨災難。例如,北方一些城市缺水,這是持續性、必然性的生態災難。再如云南2009年冬干旱,這也屬于偶發性的自然生態災難。如果一個超大城市,必然會出現持續性的水資源緊缺甚至枯竭,就不得在此盲目工業化和城市化。如果一個超大城市,偶發性出現持續性的水資源緊缺,通過一定的成本和技術可以克服渡過,則可以進行城市化發展,如果不能克服偶發性危機,則不能城市化發展。除了水資源外,空氣資源、原材料資源、能源資源、糧食資源等的供給都不能出現必然性、持續性的危機,偶發性的危機應該有足夠的預案解決,才能進行超大城市化發展。城市生態化,要求城市生物的主體人類,數量、構成適宜,或許在較大區域的每個超大城市區可以遠高于其它單獨的、密集的特大城市容納更多的人口,但最大人口容量是多少,最佳人口量是多少,是值得科學研究的。除了數量,人口的構成,包括男女比例結構,知識結構,勞動力結構、年齡結構等,都應該趨于平衡。城市化也要求未來科技、經濟變化下,超大城市區能夠更好地成為人類生產、生活的場所。一個超大城市區,就如一個超大的生物池塘群落,應該形成一個良好的生態。

    (三)、南方城市應該擴大,北方城市任其自然

    在中國北方,水資源很緊缺,人民生活飲水都很困難,生產用水更是受到很大的制約。并且北方天氣冷,每年每位居民的能耗遠高于南方。因此按行政區劃來發展經濟是有問題的。筆者的意見是南方城市化應該擴大,北方城市任其自然。況且現在中國的經濟中心已轉移到南方,行政管理中心是否應該適應這一情況,是毫無疑問的。行政管理中心居于科技、經濟、人口的中心,不僅是全國成本的節約,而且使許多政策更符合需要。

    南方城市化,主要應沿長江、珠江進行。當中國臺灣統一,以及中國海軍建設能絕對擔當起保護沿海的重任后,沿海應該是城市化的重點。實際情況是目前沿海已是城市化發展最好的地方。當然目前安全隱患較大,必須盡快解決。因此根據鄭州(西安)、武漢、重慶(成都)等這些城市周圍人口眾多,又有充足水資源、水運等條件,同時著力扶持這幾個經濟大區的發展,對國家安全很重要。

    (四)、城市化與農村問題

    中國的經濟集中在大城市,特別是南方后,是否會造成城鄉的不平衡?筆者認為不應擔憂。

    因為城市化是大量農村人口向城市聚集和大量西部人口向東南聚集或中西部三大城市片區聚集。這是市場的必然;ㄙM大量成本和財力來搞區域平衡、城鄉平衡是否科學,值得商榷。筆者的意見是應該尊重經濟規律。大部分人聚集在城市從事非農業類財富的供給,剩下3%-20%人在廣闊的農村從事約3%-10%GDP生產供給,農村人均收入才能更好地接近城市。10%左右的人口進行農業生產,即約有2億人在18億畝的土地上進行農業生產,以每年畝產1000斤黃谷計1400元收入計,農村勞動者每人每年可種植10畝左右的土地,每人每年平均收入可達14000元,與城市人均收入水平相當,如果每人僅僅耕種一畝左右的田地,大量人口限制在農村,種植少量田地后一年大量剩余時間被閑暇浪費,農村收入永遠不可能達到城市收入水平,況且城市供給的財富種類在迅速增加和產業化,而農村供給的財富種類和推廣實現效益則需要極漫長的過程,城鄉差距只會進一步拉大。要克服城鄉差距需要經濟規劃,單純的財政補償政策解決得了一時解決不了一世。當在農村的收入或者幸福綜合指數高過城市后,農村人口流向城市就會停止,甚至部分返流回農村。在東部和南部城市化后,西部和北部雖然城市在全國比例會顯著下降,但是其當地的各類資源及農業仍會支持部分城市的存在與發展。西部和北部廣闊的農村由少量的勞動力從事生產供給就可以了。中國目前的這種自發的布局趨勢越來越明顯。但盲目的全國遍地開花思想和城鄉差別的不科學解決方法正在形成巨大的耗費。

   (五)、科學城市布局與東西部差異兼論西部大開發問題

    與城鄉差異的解決方案一樣,要實現東西部的強制平衡,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命題。

    中國的人口主要集中在東部,黃河中游,長江中游和上游,并且東部沿海,利于與世界財富之間的運輸交換,且有豐富的水資源、地理平坦等條件,因此中國的工業首先在沿海大規模展開,城市化首先在沿海進行是一種必然。西部人口相對較少,多屬于山區,交通條件差,教育落后等,因此要強制在這些地區廣泛地實現工業化、搞區域平衡,是大有問題的。人各有分工,區域一樣。西部其優勢是礦產、能源、旅游等各類資源豐富,可以從事這些財富的開發與供給,依據這些資源的豐富及持久情況,可以形成一定的城市化。并且有限的土地應該由有限的農民來耕種,研究發展新的經濟作物財富及提高農業生產率,將富余的農業人口轉移到城市進行非農業財富的供給,這樣西部的人均GDP就會與東部趨于一致。搞西部每省GDP與東部看齊的做法,那是錯誤的。

     關于中國的西部大開發,筆者關注和研究算來有十年了,當初筆者就直言不諱,因措施缺乏科學性,必將口號高,實效小。與美國19世紀時的西部大開發相比,中國至目前為止是失敗的,除非找對方向。19世紀是開始工業化但農業還是非常重要的時代,美國政府鼓勵東部白人到西部去拓荒,去的人以極低的費用,即可獲得極廣闊土地的所有權,成為大農場主,因此許多東部人懷著創造未來的夢想到條件艱苦的西部去,他們帶去技術、資金、市場,在西部開礦、種植棉花、玉米等,供給東部的工業需要,每個人所供給的農業類財富量是極大的,因此掙了不少錢,并且慢慢的依憑西部的豐富資源和已有資金實力、技術實力、越來越多的勞動力在西部也開始了工業化、科技化與城市化。所謂的科技化如加尼福利亞洲,大力搞教育與研發,研究發明大量科技財富,形成硅谷,于是世界各地投資者跑來投資建企業,實現了其工業化與城市化,今天的加尼福利亞一州的GDP即可位列世界第七位,富可敵國。因此有更多的人愿意遷移西部,于是繁榮了西部,鞏固了美國的邊疆。

    而我國的西部大開發,則缺乏審時度勢,即無19世紀美國低價大規模賣土地給拓荒者的政策,更無二十一世紀的智慧與意識。例如我國的青藏高原,為世界第三極,與南極、北極相比,其具有絕對的優勢,是不可多得的一極,不僅地理獨特,而且礦產資源、石油資源、森林資源、太陽能資源、旅游資源等極為豐富,特別是國土資源極為豐富,僅西藏一地就達120萬平方公里,占全中國的八分之一國土,然后卻只有260萬人口居住,大量的資源深藏地下,大量的國土荒廢閑置。西部大開發戰略下,就應對青藏高原進行科學研究與財富規劃,然后制定出智慧的政策措施,使到那里的拓荒者每人能獲得的財富遠比東部多,這樣才足以大規模吸引東部的農民、學生、投資者到那里去開發資源,從事財富的供給,以繁榮西部,鞏固邊疆。再如四川,諸如四川大學這些承載著重擔的大學,卻越來越令人失望,表現在學術創新能力上竟然連中山大學都不如,跌到十六位之后,如果教育及科研能力持續下去,恐怕很難在西部造起硅谷。西部大開發,是資源的大開發,也是智力的大開發。

    (六)、城市化與農村布局問題

    中國的經濟集中在大城市,特別是南方后,是否會造成城市的不堪重負?筆者認為也不應擔憂。

     關于城市的承受能力問題,實際上我們在全國科學選點幾個大區,已經充分考慮這些大區的水資源極限、城市延展空間極限、空氣污染極限等問題,可以容納中國大規模的經濟、人口聚集。

     關于每個經濟大區承載大量的財富生產活動和大量人口居住生活,是否會造成生態災難的問題,實際上珠江三角洲目前就已聚集承載了大量的財富生產活動和大量的人口包括新城市化群體常年居住生活,但并未出現生態災難。當然每個經濟大區畢竟承載大量的財富生產活動和大量人口居住生活,因此每個大區必須進行科學地規劃,使生產、生活科學和諧,并且對大區進行高度的環境監控和改造。相信經濟大區內較低的人均環境監控、改造成本即可創造出良好的人居環境和生產環境。

    (七)、人們居住、經濟發展的協調問題

    在新城市化建設和未來經濟社會生態構建之中,應該將人民居住生活與財富供給這兩大問題把握協調好。所重點發展的城市應該首先具有適宜居住的環境,包括地理、水源、空氣、陽光、森林等,畢竟一切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人民幸福;其次還必須有利于財富的供給,即有相當的原材料可供應生產,有相當的土地可以進行生產活動,有相當的水源可以供生活與生產之需,有良好的交通可以進行運輸,與其它經濟大區近,相互供給成本不高等。如果在財富供給上非常理想,而居住條件很差,通過一定的投入改造可以解決,也是較理想的城市化地方。

    (八)、城市的居住、工業、商業規劃問題

    就一個超大城市或說經濟大區外部而言,需要作好自己的財富供給定位。一個城市雖然較大部分是本城市居民之間的財富相互生產供給,但是還有很大部分是與其它城市、甚至國家之間財富的相互創造生產供給。這就需要規劃本城市如何使人們之間更好地相互供給財富,本城市如何更好地創造其它城市、其它國家都非常需要的獨具優勢的財富進行生產供給。

    就城市內部規劃而言,與過去的先行政,后經濟,再民生不同,除非特殊情況,從長遠來看,一個城市應該考慮人民居住生活布局問題和財富生產供給問題而進行選點,就城市的建設而言,宜優先確定人民的居住生活布置,圍繞居住區選擇最佳的工業區布置,最佳的商業區布置。

    

    總之,中國將有80-90%的人為城市居民,在城市里從事財富的供給和在城市生活。中國無論是戶籍政策,還是土地、房產政策及其它政策,都應該緊緊把握這一點,減少內耗,解除不合理限制,科學引導城市化,做好經濟、社會的生態構建規劃。

 

         2010年3月8 

 

 

版權聲明:引用必須注明出處網址http://www.law119.cn/cealw055.htm

 



  

相關文章:

    《再論中國房產維持高價格的危害

    財富的價值、價格及需缺度問題

    關心中國的新市化群體

    從農村向城挺進:簡論中國土地政策的錯誤與老百姓買不起房的關系進

    政策失誤,房屋成為稀品,中國房價還要狂漲

    中國股市有行為學礎,但遠離經濟學基礎

    簡論中國經的前景

經濟學不是專司統治思想的東西,是一門科學,一門經邦濟世、經世濟民的科學,一代代巨匠不是為了打造一個個思想的帝國,而是在推動國盛民富的科學建設!

經濟學應是研究促進社會財富增長和謀求社會普遍幸福的一門科學

     

網站電話: 18911600586  13880509516

地址:中國.北京      網站郵箱:china@law119.cn      # 專業、免費、強健的訪問統計

   
   
全部免费的麻将游戏 龙江福彩22选5走势图 移动棋牌2 棋牌游戏平台 930好彩十码三期必中一期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捕鱼来了怎么蹲核弹鱼 江苏连云港麻将 松江百搭辅助 贵州快3走势图安卓 大庆52麻将下载安装 经典二人单机麻将 金牛娱乐手机官网下载 陕西快乐10分钟区间走势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 捕鱼大富翁安卓版 2019麻将群吉林微信群